当前位置:>> 典型案例 -> 正文

2015年4月4日1人在白河蜜蜂峡谷北侧岩壁受伤

2015-04-05 09:56   
0
事故时间
2015-04-04 13:00:00
活动项目
攀岩
事故发生地
北京
详细地址
白河蜜蜂峡谷北侧岩壁
组织单位
个人
组织性质
亲友结伴
活动负责人
 
负责人移动电话
 
队员人数
5
平均年龄
青年【18周岁至40岁(不包括40周岁)】
天气情况
晴阴多云小雨中雨大雨
登山阶段
上升
事故类型
轻微事故【一次造成轻伤1至3人,或者迷路被困10人以下(包括10人)的事故】
直接原因
高坠,
间接原因
,高估自己能力
事故过程描述
4月4号一早,几位朋友私约一同来到白河蜜蜂峡谷岩场的北壁,欧阳同学首先爬了两条5.10 水平的线路进行热身,先完成了其中一条10B左右的线路,状态感觉良好。随后,其开始顶绳攀登岩壁西侧的一条屋檐线路(即发生事故的线路),主要以试动作为主。去年,其已经先锋这条线路若干次,均OK。
事故当天,其首先常试从右侧上,侧身挂第二把快挂,然后劈叉返回线路。但由于这个劈叉动作跨度太大,他觉得增大了红线难度,于是又尝试了从挂片下方正上,使用挂脚动作,摸头顶上方的一个小平台。正常情况下,他可以在摸到这个小平台之后挂快挂,这也是他去年磕这条线时使用的方法,但非常费力,挂快挂会加速他力竭,导致去年磕线那天他一直没有完攀这
条线路。事故发生那天,欧阳同学从挂片下方正上的攀爬方式做的非常流畅,所以,他当时对自己能红掉这条线是比较有信心的。
稍事休息后,我们一起去看另一人先锋旁边的青藏线。看了一段时间,同伴催促欧阳去红掉屋檐,当时欧阳想等攀爬者下来之后自己再爬一遍青藏线,然后再去红屋檐。我认为这是浪费时间和体力,所以叫他先去红线。于是同伴一起来到屋檐底下准备攀爬,两人都没有戴头盔。
在爬线之前,欧阳同学说:“我就挂脚正上,过了难点之后再挂第二把快挂。”我回复说:“好。”同伴认为这次沟通是发生事故的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同伴都对欧阳的攀爬能力非常乐观,导致后来发觉危险的时候没有出声提醒,更不要提制止了。
第一把快挂很简单,挂得很轻松。但在挂上第一把快挂之后,欧阳同学做动作出现了迟疑,没有他顶绳试线时爬的那么流畅。小平台后的两个手点都不是非常好的手点,然抓住后需要上脚大发力再摸头顶上一个大平台。我在他抓住两个不太好的手点并上脚之后,就感觉到他似乎有力竭的迹象,于是赶紧向岩壁地下移动,靠近第一把挂片,并把绳子收的尽量紧一些。欧阳同学的下一个动作将有非常明显的重心上升,绳子也不可能太紧,大约在胸前微微垂下的样子,同伴也没有低头看,所以只是感觉。
这时,他做了发力摸大平台的动作,但是他没有像正常情况下出右手,而是出了左手。第一下他拍住了,马上,他又调整了一下。就在这次调整之后,他力竭冲坠了。(同伴当时只盯着他的手,没注意脚,但同伴感觉不是脚滑了,而是手控制不住了)发生冲坠时,同伴站在地面上靠近第一把挂片的正下方,位于屋檐里面,而欧阳同学已经翻出了屋檐,绳子在第一个保护点之后斜向上方延伸。这个位置也让同伴对绳子长短的判断出现了误差,觉得虽然欧阳同学距离保护点的距离有些远,但如果同伴把绳子收紧应该能保证他不落到地上。他冲坠时,同伴右手迅速抬起收绳,但感觉在收绳的同时就听到了欧阳同学落地的声音,绳子完全没有吃上力。
如果不是同伴跟欧阳同学事先沟通过,知道他要在过难点之后再挂快挂,同伴在看到他大发力摸大平台之前的动作表现和距离保护点的距离,肯定会制止他继续攀登,至少会提醒他“这样有些危险”。
事故分析
1、轻视线路是犯的第一个错误。经确认,伤者从来没想过要跳第二把快挂直接挂第三把。按照事先的沟通,他会摸到大点后弯腰挂下方的第二把快挂,然后继续攀登。从同伴的角度来说,当时没有对线路有清晰地认识。而事故发生当天他只爬了一把这条线,还是顶绳跟攀,大家都对快挂的位置没有精准的判断,当时都没有意识到过难点之后其实已经距离第一个保护点太远了。
2、事后反思,觉得在冲坠时保护者没有用力下坐或后撤,相反是下意识地挺腰抬手收绳,向上挺腰这个动作肯定是错误的。当时同伴应该马上撒手,做抱石保护。正常情况下这样做肯定是正确的,并且也得到了其他岩友的肯定。但对于这次事故来说,这样做的前提是同伴站在伤者的后方,可当时为了缩短同伴与第一个保护点的距离,减少他冲坠时对同伴造成的拉拽(欧阳比同伴重约20斤),同伴已经跑到屋檐里面去了。
3、攀爬和保护者都没有带头盔保护。事故发生后,伤者出现了约一刻钟的昏迷,苏醒过来后没有短时记忆,走路摇晃,双眼无法聚焦。经过几天的恢复后,仍想不起来冲坠之后发生的事情。医院检查结果是轻微脑震荡,身体几乎没有外伤,就头部有些微擦伤红肿,没有出血,肩膀位置有淤青。
事故结果
受伤
救援
互救
信息来源
队友报告
报告人
吕忠洪
报告人电话
15510638071

责任编辑: 裴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