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赛事活动 >> 高山探险 -> 正文

登山运动:收获不止登顶 收获来自内心的洗礼

2013-10-09 16:02:00 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昀加 黄兴

  第11届西藏登山大会日前落下帷幕,共有2批21名山友成功登顶海拔6206米的启孜峰,也有部分山友因为高原反应剧烈、身体明显不适等原因不得不提前放弃。然而,无论登顶与否,山友都在与雪山的对话中,得到一份属于自己的收获:意志的磨炼,内心的洗礼,梦想的追寻,纯真的情谊……

  来自大连的山友李海峰今年首次尝试攀登雪山。在抵达海拔5200米的前进营地后,他被严重的高原反应深深困扰——头痛欲裂,恶心反胃,夜不能寐,“真是活受罪来了”。不过他不愿轻易放弃,而他的体温正常,血氧、血压、脉搏等指标在同组队员中均属优秀,随队医生和教练经过审慎考虑后,同意让他继续攀登。

  在冲顶前一天晚上,李海峰难受恶心依旧,众人好话说尽劝他吃饭,他却一直耷拉着脑袋无动于衷。这时,一旁的资深山友“大刘”看不下去了,把一碗粥直接放在他面前:“你今天把自己吃吐,就算完成任务了!”李海峰无可奈何,硬着头皮把粥喝了,“大刘”不依不饶,又让他再喝一碗。结果他非但没有吐,各种不适症状反而减轻许多。

  最终,李海峰成功到达顶峰,当时他没能做出太多激动庆祝的动作,天寒地冻中一屁股直接坐在了雪地上。“登山的时候身体很难受,不过现在心里很舒服!”下山后,李海峰对记者说,意志的磨炼是此次登山很重要的收获:“有时候人就需要咬牙坚持、逼迫一下自己,比如那天晚上,如果我没喝下那两碗粥,可能后面我就没有足够体力去挑战顶峰了!”

  “大刘”叫刘福勇,和李海峰一样来自大连,出生于1960年的他体格高大、身体壮硕,因为性格随和、待人真诚而在登山圈内获得“大刘”称号。1999年刘福勇走进登山的世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2003年和2007年他曾两度攀登珠穆朗玛,并于第二次圆梦“世界之巅”。多年来,刘福勇一直致力于推广业余登山运动,带着身边的“菜鸟”山友攀登较低难度的雪山,今年是他第十次登上启孜峰。

  “太阳每天升起,太阳每天都不一样。”谈到这次登顶,刘福勇显得十分淡然 :“山是一个非常安静的环境,登山时能够让人静下心来,思考很多问题。很多人问我,‘你登山多年,吃了那么多苦,最后得到了什么?’我的回答是,我得到了‘宁静与坚持’。”

  除珠峰外,刘福勇还曾登顶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海拔7543米的章子峰等山峰,攀登经验丰富的他希望身边的山友能够注重登山的经历和体验,而不是仅仅盯着“登顶”。“对很多人来说,下撤是比登山更难的选择,”刘福勇说:“实际上,所谓的‘失败’能比成功让人获得更多收获,成功的喜悦会让人忘记反思和总结。”

  来自浙江的陈燮中出生于1950年,是参加本届登山大会年龄最大的山友,为了圆幼时的登山梦,年过花甲的他勇敢迈出脚步。即使他的首次攀登之旅最后止步在前进营地,但追求梦想的心依然赢得了尊重。“我从小在海边长大,长期生活在零海拔地区,这次虽然没能登顶,但能到达前进营地,也是很大的成功了!”安全下撤后,记者面前的陈燮中没有太多惆怅的情绪,笑容依旧挂在脸上。

  “我觉得登山能够培养团队协作精神,在复杂困难的环境中,山友之间建立了纯朴真挚的感情,大家相互帮助、相互关心,犹如同志战友一般,这让我感触很深。”陈燮中表示,虽然自己“出师不利”,但是以后还会继续尝试登山。

  本届登山大会还迎来了一位特别的山友——两度代表中国队赢得女子摔跤世界杯冠军的湖北运动员许晴。虽然她也有意挑战顶峰,可前进营地却是她此次征程的终点。“这次最大的收获就是,有时候自己需要适时地放弃。人生各有所长,并不一定要强求。尝试过从零海拔到五千多米,这也是个胜利!”许晴表示,此次登山的经历将有助于她以后在赛场上进行心态调整。

  奥利地著名登山攀岩专家布本多尔夫在《人生如登山》中写道:“登山不成、做事不成,不是失败,只有根本不出发上路,根本不努力尝试,这才是失败。”即使没有品味“一览众山小”的豪情与喜悦,但是如果你已竭尽全力向上攀登,感受到雪山的魅力与自己的极限所在,在极度的疲惫和痛苦中感悟到一些对人生有益的态度,并且获得了未来面对各种困难的勇气和信心,谁又能说,这不是一次成功的登山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