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赛事活动 >> 高山探险 -> 正文

专访西藏登山队副队长扎西次仁 生命因登山自由

2011-02-21 09:08:00

2004年7月扎西次仁登顶乔戈里峰时和队友的留影

  “没有比登山更快乐的事情了!”这位被称为“登山天才”的藏族小伙儿说起登山,就像在谈论自己的情人一样,眸子里闪着欢快的神采,充满了热情和自信。

  扎西次仁,1979年出生,家乡是西藏日喀则聂拉木县允堆乡。他的家就在美丽的希夏邦马峰脚下。在藏族人眼里,那是一座象征吉祥如意的山峰。小时候的扎西次仁每到放牧季节,都会赶着羊群在山脚的草甸上吃草。对他来说,跑到海拔超过5000米的山腰上放羊如同家常便饭。雪山、蓝天、草地、羊群,这幅想起来都让人艳羡的画卷里镌刻了扎西次仁的童年。那时的他没有想过登山,更没有想过要把登山当作自己的职业。

  直到1999年,还在小学当代课老师的他知道西藏登山培训学校招收学员,他便报名参加。当时他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想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没想到,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再也离不开登山。从2000年到现在,他四次登顶珠峰,一次登顶乔戈里峰,两次登顶卓奥友峰,一次登顶布洛阿特峰,其中八千米以上山峰总计登顶八次。在这十年时间里,他做过高山协作、高山向导、高山摄像、领队、教练,如今,他是西藏登山队副队长,全国青联委员。登山,成了他的一种生活方式。每年从三四月份开始,扎西次仁就像一个跟随季节追逐水草的牧羊人,从南到北攀登一个又一个诱惑着他的山峰。从珠峰到卓奥友峰,从乔戈里峰到慕士塔格峰,再到加舒尔布鲁木峰,这一座座在登山者看来美丽而充满神秘色彩的山峰,都留下他的脚印。他的朋友说:“扎西次仁现在就是个高山人,他在山下住着不舒服,过一段时间就必须回到山上去。”听到这话,扎西次仁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每次回到拉萨住不了多长时间就想回到山上,因为城市里那么多人,那么多车,那么多喇叭,每个人都被生活搞得焦头烂额,我不喜欢。登山多好!在那里你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担心,只需要奔着一个目标往上攀登。累了,你可以望着蓝天白云,自由自在地抽支烟,喝口酒,没有人管你,只有你和志同道合的队友在一起,太舒服了!”扎西次仁算不上健谈,甚至有一点腼腆,但是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仿佛从他的嘴角读到了一种诗意,一种被叫做惬意的幸福从心底涌出,在他微笑的脸颊荡漾。

  “城市里的人都不了解自己,不明白自己的内心。”扎西次仁说。

  “那么,你觉得了解自己的内心了吗?”我问。

  他笑着在我的肚子上轻轻打了一拳,说:“反正我觉得自己在登山的时候很快乐,我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登山上,这个过程是一种修炼。”我不再有疑问,他的确是一个了解自己内心的人,因为他愿意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众跳出来,全身心地投进雪山的怀抱。每一座雪山都是圣洁的神,每一次攀登都是一次在神的引领下修炼的过程,每一步登高都可以让自己的灵魂和神的距离更近。扎西次仁喜爱的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就像西藏那些磕长头或者密修的人一样,他们追求的是虔诚的心路,而不是一个个简单的结果和物质的满足。

  登山的快乐是什么?对于不了解登山或者初学登山的人来说,可能认为登上最高峰、一览众山小的成就感便是登山的乐趣。扎西次仁不这么认为。他说,登山的快乐在于他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学到很多东西。

  登山是一项科学运动,每一步成功都不是靠蛮力获得的。每次登山,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合理的安排。初学登山时,扎西次仁觉得那些氧气瓶、煤气罐之类的东西都很好玩,是玩具,登山似乎也是游戏一样的事情。但是现在,他对于登山有了一个系统的科学认识。在登山过程中,谁当向导,谁做协作,应该准备多少水和食物,怎样保障登山过程的运输,如何辨别登山途中的新旧绳子,在什么样的岩石上用什么样的岩石锥,该在什么地方扎营,帐篷该如何扎才不被山风吹跑、被雪埋下,这一些列的程序和细节都是需要学会并牢牢掌握的,否则就是拿生命开玩笑。在登山的过程中,团队合作至关重要,队友之间需要充分信任。只有这种信任才能凝聚成最强大的信念,才有胜利登顶的可能。扎西次仁喜欢那种信任与被信任的感觉,他觉得在城市里生活的人可能体会不到这一点。在他看来,这些都是登山留给他的宝贵精神财富。

  当然,登山不仅仅带给他快乐和知识,也有很多挫折和打击。在他的登山经历中,曾经亲历队友被大雪埋没的危险,曾经在途中看到那些把生命交给雪山的前辈的遗体,曾经听到过令人毛骨悚然的山难,还曾承受失去良师益友的痛苦,这些都一度让他感觉很压抑,但是没有让他想到过放弃。在他看来,前人遇到的危险和失败都是生者所应该牢记的经验和教训。正是因为看到过死亡,他才更深地体会到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有一次攀登珠峰,他们距离登顶只差两百米,似乎只要再加一把力便可以成功。但是,当时的天气和队友的状况都糟糕到了极点,每向前挪动一步都意味着向死亡靠近一步。最终,他们决定撤退。

  “有遗憾吗?”有人问。

  “没有什么,因为什么都不如生命重要。你这次不能登顶,下次还可以再去冲刺,但是没有了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安全是登山的第一原则。”因为理解了生命,所以扎西次仁可以坦然面对所谓的失败。

  人的一生,无论追求什么,最难得的是有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情让我们彻悟,理解生命的价值所在。只有这样才能摆脱没有价值且纠缠我们心灵的事务,才能看清自我,活得更加轻松快乐。我不知道扎西次仁的登山算不算一件让他彻悟的事情。但是,跟他聊过之后,可以发现他是个信念坚定之人。我想,这应该得益于他对登山的热爱。

  因为热爱登山,他也希望更多的人了解和参与这项运动。“现在中国的人均收入水平越来越高,对于精神的追求也越来越高。许多城市的人在城市里待久了,就愿意到野外、到山上去换一种方式生活。”基于这样的认识,扎西次仁很理解登山运动的商业化。在他看来,这是一种必然趋势。但是他想对参与这项运动的人说:“登山的意义不在于挑战山峰,而在于挑战自己!”随着商业化的脚步加快,扎西次仁说他最担心的是登山过程中的环保工作。人多了,难免有环保意识薄弱的人不注意或者不懂得保护那些圣洁的高峰。

  在登山的过程中,扎西次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清理山上留下的垃圾。在他看来,在雪山上留下垃圾是一种罪过。“我们在登山的时候始终坚持一个原则:只留脚印,不留痕迹。即使是自己的粪便,也要从雪山上带下来,绝不能留在山上。”他说这句话时很认真,这种认真源于对登山的高度热爱,对雪山的深挚爱护。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朴素的爱,这种爱融化在他的血液里,表现出来的是一种运动原则,也是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文明之道。看看日历,春天正悄然而至,他回到山上的日子又近了。对于城市,他从未留恋。(中国广播网 夏恩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