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赛事活动 >> 高山探险 -> 正文

追忆中国首次登顶珠峰 三老:就是为争这一口气

2010-05-28 14:32:00 中国体育报

  1960我国首次登顶珠峰的王富洲(右)、贡布(藏族)、屈银华(左)

  风霜染白了他们的发际,登山给他们的肢体留下残缺的痕迹,但谈起五十年前那次一生难忘的登顶经历,三位老人却依然骄傲而心怀满足。“就为争这一口气,我们玩了命也要登上去!”王富洲回忆往昔,话音依旧铿锵……

  18日一早,77岁的贡布就坐在了国家登山训练基地的会议室里,穿着一身黑色西服套装的这位藏族老人显得精神矍铄。虽然在五十年前成功登顶珠峰的三人之中贡布的年龄最大,但比起另外两名队友王富洲和屈银华,贡布的身体状况更好一些。不一会儿,登协的工作人员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王富洲和屈银华进入会场。王富洲穿着一件深紫色的运动外套,里面是一件深蓝格子衬衫,屈银华穿了一件白色的运动上衣,衣服的左胸间绣着面鲜红的五星红旗,正如五十年前他们在珠峰峰顶飘扬起的那面红旗一样鲜艳。等不及坐定,重逢的老友就急不可待地寒暄起来。王富洲凑近贡布的耳朵,简洁而兴奋地大声问道:“这次来,高兴吗?”“高兴!”贡布同样大声地回答。

  长期从事登山运动,而几十年前登山设备的短缺与登山条件的艰苦让这三位老人的身体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王富洲的手、脚都有冻伤截肢;屈银华在五十年前登顶珠峰时为了翻过“第二台阶”这一被英国人称为无人能过的“世界最长之路”,脱掉登山靴踩“人梯”在岩壁上打钢锥结绳梯,最终十个脚趾和脚后跟都冻伤截肢。“我们在‘第二台阶’没有发现任何国外登山队留下的绳子,只在7600米和8100米左右的高度看到外国登山队留下的扎营痕迹。证明之前没有人越过‘第二台阶’从北坡登顶。”屈银华回忆当时的情况,如是说。但伤痛并没有让三位老人抱怨这项深深爱着的项目,他们只是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感谢国家,感谢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登协给予他们的照顾和关怀。

  原本考虑到三位老人的身体状况,此次集体采访活动的主持人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李致新让老前辈只讲一个小时,但回忆起往昔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时,三位老人一说就说了两个多小时。“欧美登山人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就尝试攀登珠峰北坡,但几十年过去了,无论他们的装备多么精良,攀登技术多么提高,却屡屡失败。所以他们认为从珠峰北坡登顶是不可能的,8600米的‘第二台阶’不要说人,就连鸟都飞不上去。”贡布说:“但我们中国人要甩掉‘东亚病夫’的帽子,向世界证明我们有力量、有能力突破这条‘死亡路线’。我们不仅要攀登世界最高峰,而且要创造世界的高度!”给王富洲激励最深的还有“70万”这个数字。王富洲回忆道,在当时,购买如氧气瓶等登山设备都需要美金。而新中国受到敌对反动势力封锁,只能通过香港用面粉等换取美金。“国家为了支持我们那次登山,特批了70万美元。好家伙,我一算当时至少要五袋面粉才能换到一美元,而且70万美元已经可以修建两座工厂了。我们当时刚刚从大学毕业,受到这种激励,绝对是鼓足了干劲。为了争口气,外国人登不上去的珠峰北坡,我们玩了命也要登!”王富洲说。

  在创造了人类首次实现从北坡登顶珠峰的创举之后,王富洲、贡布和屈银华三人成为名副其实的登山英雄,也创造了属于中国登山人的“登山精神”。虽然在讲述登山精神时,三位老人并没有对它进行什么总结和归纳,但他们讲述当年经历的字字句句无一不体现并印证着登山精神。当贡布讲到当时登山条件如何艰苦,队员们只能吃炒面,连烧开水都很困难时,在他身旁长久默默无语的屈银华拿起纸巾,悄悄拭去眼角的泪水。一刹那,三位老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艰苦但不畏艰苦的日子。从仰望直至攀登上那座“神山”,三位老登山家和当时许许多多的中国登山先行者们一同,用血和生命为一批又一批的后来人留下极其宝贵的经验和“不畏艰险、顽强拼搏、团结协作、勇攀高峰”的登山精神。它们传承至今,也仍将继续传承下去。